余额宝推手周晓明:长尾淘金 | 乐橙app下载-乐橙app

温馨提示
由于系统升级,乐橙app官网开户功能暂时关闭,开放时间待定。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,注册并下载天弘基金app进行开户, 给您带来的不便,敬请谅解。
扫码注册下载天弘基金app
×

在线客服

官方app

回到顶部

扫描下载天弘app

余额宝推手周晓明:长尾淘金

来源:【华夏时报】 作者:【付刚】 日期:【2013-8-31】
盛夏的8月,天弘基金与支付宝联合点燃的“余额宝”话题持续升温,天弘基金副总经理、增利宝余额宝项目组组长周晓明更是成为深处漩涡中的核心人物。
这位戏称自己是“卖基金”的证券市场“老人”,今年6月跨界合作,在支付宝平台上推出了一项余额增值服务——余额宝,既开启了基金行业的电商元年,也吹响了碎片式理财的集结号。
然而,自余额宝推出以来,活期宝、现金宝、收益宝等各种“宝”争相登场。一时间,一股电商贴“金”、基金触“电”的跨界旋风升起。
但相伴而来的,还有更多争议。
基金业界既对天弘是否能在淘宝网“大促”时,具备充分的流动性管理能力存疑;同时,也对天弘面对户均资金约2000元、但数量已超400万人群的客服能力表示担忧。更有人指出,天弘此次主打创新的货币基金是附加值较低的基金品种,不能在利润上为基金公司创造太多价值,天弘很可能是赚了眼球而没有赚到钱。
不少人甚至还将此次创新贴上了“金融行业的搅局者”的标签,称其“在动银行的根基”。
当这些争议一起袭来时,周晓明作何思考?
重回基金多同情
周晓明是证券业“老人”,1993年进入被誉为早期证券界“黄埔军校”的中国证券市场设计研究中心,之后在券商从事投行业务。
2001年步入基金业进入嘉实基金。2009年,周晓明离开老东家嘉实,开始筹建一家新基金公司——出任盛世基金拟任总经理。显然,新公司创建的难度超出了他的想象,最终,外方股东退出,周无奈离开。于是,在“对冲基金元年”的2010年,他创办了一家量化投资公司,但仍以失败告终。
20年证券业界兜兜转转、来来回回,周晓明戏称自己最终还是成了“卖基金”的。
他这样表述与天弘的机缘:2009年离开当时如日中天的老东家筹建新公司,本以为当上总经理就能搞点更高端的事,没想到,最终还是来到天弘这家小公司继续“卖基金”。
2011年8月加盟天弘后,周明显感到卖基金的环境变了:银行门难进了,媒体报道难看了,行业公信力在下降,发展举步维艰。“朋友们对我重回基金业更多是同情。”
在他看来,当时基金业被迫选择的两条道路都行不通:拼业绩,风险大,不靠谱,且客户对业绩的敏感性越来越低。拼渠道,一不小心就会砸出财务窟窿,从而很可能死在牛市梦里或黎明之前。“小公司走老路,干是找死,不干是等死。”
出路是什么?
周晓明认为一是产品创新,“让基金走进生活”;二是营销创新,搞直销。对直销拓展方式,其最初设想是低成本网点和电子商务两条路。从目前的结果导向看,他选择了后一条。
天弘与阿里巴巴的合作契机,始于2011年8月。
“阿里小贷金融理财业务的总监祖国明,当时刚到淘宝,我那时正准备加盟天弘,他跟我联系说淘宝准备做理财业务、开基金直营店,我一听就比较兴奋,我当时正在思考如何能突破基金营销困局。”
周晓明回忆当时祖国明给了他一组令人兴奋的数据,包括淘宝每天乐橙app首页浏览量、用户人群、交易支付笔数、支付宝沉淀资金等等。此后,2012年10月,祖国明及其团队开始思考在支付宝推进与货币基金的合作。12月底,天弘向支付宝正式提出增利宝余额宝合作模式,很快得到支付宝的响应。“我们用了几天时间就完成了整个方案。”
2013年1月,系统开发正式启动,并在两个多月时间完成了双方复杂的系统开发和对接。
6月17日,天弘基金同支付宝正式推出余额增值服务——余额宝:支付宝为其客户提供现金增值,客户将钱转入余额宝时即申购了天弘增利宝基金,以享受货币基金收益。用户将资金从余额宝转出或使用余额宝进行购物支付,则相当于赎回增利宝基金份额。
欢迎“小白用户”
余额宝、增利宝的热度,超出了他们的预期。
“余额宝创意的初衷,就是为了服务网络购物支付,使大家买东西的钱实现增值。”
“打破”的成果——余额宝不仅在当下成为一种消费储备金,帮助客户管理闲钱实现了增值和支付功能,同时也成了金融行业的搅局者,甚至被称为“在动银行的根基”。
周晓明对此表示,成为“搅局者”不是他们的初衷,而是一个结果。在他看来,余额宝模式中的天弘增利宝是一只新型基金,而非创新基金,因为在传统基金的维度中,它实在没有太多创新。
“但它确实又与传统基金长得不一样。”在周晓明看来,很多人评价余额宝是个重大创造,但他更想说,这其实是回归本质。“作为零售业务的共同基金本当如此,给客户带来简单的快乐,这就是余额宝最有魅力的地方,让很多‘小白用户’开始进入基金世界。”
根据天弘基金股东内蒙君正(601216)发布的公开信息,至6月30日,余额宝用户数达到251.56万户,转入资金规模为66.01亿元。而未经证实的消息显示,截至8月底,余额宝规模已超200亿元,客户数超过400万户,户均资金约2000元。
对于这批海量的小额账户来说,银行并不太关注。周晓明指出,这部分小额投资者长期游离于传统金融机构的服务范围之外,如果能设计出符合他们需求的产品,才是市场真正发展的空间,也是基金电子商务的基石。
但作为首只真正意义上的互联网基金,由于天弘增利宝账户内的资金能随时用于网上购物等,也引发了对其流动性管理的争议和怀疑。且业界认为,在特殊时期(如赎回可能较大时),天弘增利宝若把大部分资产配置为存款,虽可应付流动性,却会降低回报率,损害投资吸引力。
记者查询天弘乐橙app官网后发现,在淘宝“8·13(七夕)”大促时,天弘增利宝8月8日至12日的日万份收益从1.2155元降至近期低点1.1886元。
对此,周晓明表示,流动性管理他们放在重中之重。流动性管理最大的波动和冲击可能来自网络的促销活动,如“光棍节”大促。“但万一出现不可预见的大赎回,可以通过回购、卖债或提前支取存款等方式来满足赎回要求,保证流动性,且通过大数据能合理预估当天的申购赎回量。”
除对天弘的流动性管理能力议论较多外,记者注意到,余额宝上线后也被监管部门关注,证监会和央行官员接连提示余额宝的合规和风险问题,一度媒体甚至有报道称余额宝会否被叫停。
周晓明认为监管层支持创新、放松管制、加强监管的态度已越来越被行业所认知、余额宝不会被停的态度鲜明,他用“余额宝是这种监管思路的一次实践和成果大胆创新”来表示他们已平安“过关”。
业界有不少人分析称货币基金是附加值较低的基金品种,不能在利润上为基金公司创造太多价值,天弘仅仅是赚了眼球而没有赚到钱。对此,周晓明笑称,“如果还是从传统基金理念上看待增利宝余额宝业务模式,那就out了。未来,有传统渠道资源优势的公司并不一定能够走在互联网金融的最前端,了解互联网、有强大it乐橙app的技术支持的公司反而能实现逆袭。”
搅局者
作为“搅局者”,余额宝的横空出世,着实刺痛了很多基金公司神经。
“余额宝给基金业真正上课的是营销创新,是用户体验的重要性,通过互联网用户体验的设计,将基金产品融入生活场景,创造了需求。”华夏基金零售业务总监赵新宇如是评价。
事实上,6月以来,所有基金公司电子商务部门的负责人都承受着巨大压力,多家基金公司也在和支付宝积极沟通。而支付宝方面也公开表示,余额宝未来会引入更多基金公司的合作。
但周晓明对此似乎毫无所惧。他表示,支付宝对天弘并没有一个保护期,而实际上,天弘也无需保护期,天弘需要的是提升自己的能力,用自己保护自己。
“至于竞争,我倒是期待同行不断去创新,创新出比增利宝、余额宝还要好的模式,大家一起把用户体验做好。”他预期,未来可能会涌现出很多东西。
借力于支付宝想扩大其金融服务,在周晓明的蓝图里,余额宝、增利宝项目仅是天弘和阿里巴巴合作之一,只是个起点,天弘还会根据淘宝、天猫、聚划算等平台客户的行为和需求,推出更多的产品。
周晓明强调,互联网需要金融化,而金融又需要互联网。余额宝不是单纯的金融产品到互联网销售,也不只是一个传统的互联网电商企业引入一个金融产品。
余额宝不是“互联网金融”的第一堂启蒙课,也不会是最后一课。
周晓明
天弘基金副总经理,增利宝余额宝项目组组长。工商管理硕士,20年证券从业经验。历任国信证券北京投资银行一部经理、北京证券投资银行部副总、香港汇富集团高级副总裁;嘉实基金产品和营销总监;盛世基金拟任总经理等。2011年8月加盟天弘基金任首席市场官,现任公司副总经理。
news-rt-img2.png
1516585746803428.png
"))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