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募绩效考核弱市求变天弘南方等试水绝对收益 | 乐橙app下载-乐橙app

温馨提示
由于系统升级,乐橙app官网开户功能暂时关闭,开放时间待定。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,注册并下载天弘基金app进行开户, 给您带来的不便,敬请谅解。
扫码注册下载天弘基金app
×

在线客服

官方app

回到顶部

扫描下载天弘app

公募绩效考核弱市求变天弘南方等试水绝对收益

        来源:【华夏时报】作者:【路晓丹】时间:【2012-04-21
2012年,天弘、南方等数家基金公司开始实践新的绩效考核机制,将“绝对收益”纳入基金经理绩效考核指标。
长期以来,公募以“年度基金相对业绩排名”论英雄的绩效考核模式被业内广泛诟病;这种以短期业绩排名为核心的考核机制,间接导致基金经理为了争夺排名而投资风格激进,甚至在年末通过互相“砸盘”等方式来“保排名”、“争奖金”,直接损害了持有人利益。
以“三年相对业绩排名”为基准的长效化的考核机制被呼吁了很多年,却依然没有实现全行业推广。而与此同时,公募却越来越深地陷入了发展的瓶颈。
2012年,面对赚钱效应持续减弱,持有人不满情绪日益强烈的行业现状,天弘、南方、宝盈等多家基金公司针对绩效考核祭出新策,而此次改革的关键词是——绝对收益。
弱市谋自救考核再生变
2011年,公募亏损超过5000亿元人民币,但64家基金公司依然向持有人收取了288.64亿元管理费。虽然公募“旱涝保收”的盈利机制符合契约,但却引起了基民的强烈不满,基金净赎回现象严重。没有绝对收益的投资,终究难以得到市场的认可。
持有人要求绝对收益,公募基金想要生存就要给持有人创造赚钱效应。在这样的需求下,记者了解到业内多家基金公司已经改革了2012年的绩效考核模式。
在记者的调查中,天弘、南方、宝盈三家基金公司明确表示,公司在2012年将“绝对收益”指标纳入了公募基金经理考核体系。其中,天弘甚至采取了100%绝对收益考核的模式,成为业内第一家正式考核绝对收益的公募基金公司。
而南方基金人力资源总监张德伦也向记者证实:“南方基金公募投研队伍的考核在2012年增加了一项指标,就是是否给客户带来了价值增值,根据带来的增值给予相应的奖励。通过考核引导基金经理关注客户需求。”
此外,一家位于深圳的大型基金公司也表示,2012年公司针对部分公募产品的基金经理,引入了“绝对收益”考核指标。而北京一家大型基金公司相关人士也透露,公司在很久之前就已经将“绝对收益”作为固定收益部门基金经理的考核指标之一,但对其他投资部门尚未提出此项要求。
据了解,在当前的考核机制下,无论年末基金赚钱与否,基金经理只要在同类基金业绩排名中取得较好的名次,就可以得到相应的年终奖激励。虽然现有考核体系也会参考“基金规模贡献度”这一指标,但是“相对业绩排名”仍然是绩效的核心决定因素。
而因为排名的压力,基金经理在投资上往往习惯盯着别人在干什么,“随大溜”、“保排名”的心理使得投资行为带有一定的“从众性”。更有甚者,为了获得更好的名次,每年年末公募几乎都会上演一场“砸盘”大战。
核心旨在抑制冒险冲动
公募基金经理的“绝对收益”考核方式,能够给行业带来什么新的改变呢?
天弘基金总经理郭树强表示:“我们不鼓励基金经理为了排名不顾系统性风险,买入高风险的东西。老百姓买基金是希望能够赚钱,如果排名压倒一切,就很难做到稳健理财。天弘的基金经理一定要改变长期重仓的习惯,要有进有退。”
在具体操作上,天弘表示,在每年年初,公司投资决策委员会讨论确定对市场的基本判断,给各种不同类型的基金设一个绝对收益考核指标。年中若有重大因素发生变化,可适时调整该值。
南方基金总经理高良玉(微博)也提出,基金公司应该要从投资人的角度与感受出发,推出适应不同市场需要的产品,鼓励改进不适应市场的一些老产品。基金业推出绝对收益产品,避免出现战胜市场但亏了钱的尴尬处境,适应投资者赚钱的核心诉求。
南方基金2012年的绩效考核的改革方式是:企业年金和专户产品等基金经理的考核直接和投资收益挂钩,而公募基金产品有仓位限制,所以采取的是相对收益和绝对收益相结合的措施来考核。
而从今年一季度的实际投资效果看,南方基金业绩表现突出。截至2012331日,封闭式基金南方开元净值增长率达5.73%,在同类型基金中位列第1;开放式股票基金南方隆元、南方盛元和南方成份精选净值增长率达到6.21%5.09%4.96%,在可比的同类型基金中位列第7、第12和第14
天弘基金旗下基金今年以来也均取得正收益。更值得关注的是,该公司旗下基金——天弘永利今年4月中旬相比去年9月末规模暴涨24倍的战绩,或许对小基金公司的发展更有深远意义。
全行业普及引争议
不过,将“绝对收益”纳入基金经理绩效考核的方式,并没有得到行业的普遍认同。
上海一基金公司市场人士评论说:“我并不认同这种考核方式,公募在仓位上有严格的限制,追求的是跑赢业绩比较基准。基金近两年赚钱效应差,主要原因是市场。用私募的考核方式来要求公募的基金经理,有些强人所难。”他还指出,如果严格参考绝对收益决定基金经理绩效,很可能会导致公司的人才流失;而如果不严格这样做,恐怕这种改革也会流于形式。
而深圳某基金公司投研人士则表示:“我认为针对固定收益产品,将‘绝对收益’纳入绩效考核指标是可行的;但是针对所有产品这样做,恐怕并没有太大的意义。比如在2011年的市场里,权益类投资根本就没有人做到绝对收益。”
北京一家尚未将“绝对收益”纳入绩效考核体系的基金公司在回应记者采访时表示:“我们目前没有进行此类改革,但是为持有人创造绝对收益一直是我们的努力方向。”
而天弘基金固定收益总监陈钢表示,“绝对收益”绩效改革对改变基金经理现有思考方式确有指导意义。他告诉记者:“我们的考核是按照绝对收益考核,这种情况下,我们不会去看同行有没有配置股票,而是坚持自己的判断。今年一、二季度我们会专注于债市投资机会,不去进行股票市场的波段性操作。”
链接
绝对收益基金上报待批
近日,一些瞄准“绝对收益”的类银行理财基金产品出现在证监会的待批名单里,但截至记者发稿,尚未有此类基金获批。
据证监会413日最新披露的《基金募集申请核准进度公示表》:南方基金411日上报了两只以“绝对收益”为主题的新基金,分别是“本息1年期绝对收益债券型基金”和“本息3年期绝对收益债券型基金”,尚未得到证监会的受理确认。
而在此前,华安、汇添富也分别向证监会提出了类似理财产品的公募产品,分别是汇添富理财30天、60天、90天债券型基金,和华安月月鑫、双月鑫、季季鑫短期理财债券型基金。
news-rt-img2.png
1516585746803428.png
"));